Site PathHome > > 法制 > 曝光
0

欺壓百姓的害群之馬,必須要立刻馬上清除

欺壓百姓的害群之馬,必須要立刻馬上清除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山東訊:(記者:張斌)近日,針對平度市雲山鎮一基層幹部王麗言語粗暴一事,山東省委高度重視,已派出省市聯合調查組赴當地調查核實有關情況。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另據了解,平度市已於12月28日召開全市幹部作風整頓會議,全面查擺整改有關問題。
山東青島平度市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威脅上訪戶謝某事件繼續發酵。12月28日,謝某接受上遊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12月27日晚上6點,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和鎮長上門道歉,但他覺得對方的道歉沒有誠意,不接受其道歉,「我就是希望能把我反映的問題解決了。」
12月27日,上遊新聞《山東平度女官員威脅上訪者被停職並責令道歉 上訪者:沒接到任何道歉》顯示,平度市雲山鎮書記王麗對上訪者謝某武一家威脅「有一百種方法去刑事他兒子」,後被當地政府作出停職調查處理,並責令其向當事人賠禮道歉。上訪者謝某武稱,他及家人沒有接到王麗任何形式的道歉。
28日上午謝某告訴上遊新聞記者,27日晚上6點多,天已經黢黑,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和鎮長上門道歉,王麗手揣在兜裏就說了一句「給你們道歉」,什麽話也沒說。對於他反映的某單位涉嫌偷稅漏稅的問題,王麗也沒有任何表態。「天那麽黑,也沒有路燈,伸手不見五指的,他們這種道歉沒有誠意。不說道歉的事,我覺得應該把我反映的偷稅漏稅的事給個明確答復就行,但是什麽態度也沒有。」謝某稱,對於這種方式的道歉他不接受,這幾年多次的行政處罰(行政拘留3次)給自己及其家人造成很大的傷害,特別影響了小孩的身心健康。
據謝某提供的3分多鐘的視頻顯示,平度市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等人上門道歉,謝某家的孩子稱王麗等人是「壞蛋」。謝某妻子說:「不接受。以後吧,別來了,沒有用。」謝某、謝某妻子等人情緒比較激動,責問對方為什麽拘留人,給他們家造成很大傷害,特別是影響了小孩子的健康。
由於謝家人在現場錄像,王麗在場手插衣兜,說了一句「給你道歉」後便扭過頭,沒有再說其他話。謝某一家人對來人強烈抵觸,不接受道歉。現場場面比較混亂,視頻晃動得也很厲害。沒多久,王麗等人快速離開。事後,上遊新聞記者多次致電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電話,均被掛斷;給其發信息,也未收到回復。
近年來,見慣了各種花式的「被訓誡」、「被尋滋」、「被精神病」、被各種「不正當……」,然而,平度市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在通過他人傳話,威脅當地的一戶上訪人家時,那副殺氣騰騰的架勢還是刷新了筆者的認知。「被刑事」這個全新的對底層人士的打壓手段,再一次豐富了新時代特色網絡語言。這在某些地方並不新鮮,但當聽到王麗書記親口說出那些他們正在研究怎麽設計對上訪者家人「被刑事」的套路時,還是忍不住毛骨悚然。簡直是霸道的太肆無忌憚了。
王書記在電話中讓傳話人正告他的姨夫(上訪戶主),如果不怕死的話,「他們能豁上我也能豁上……給臉不要臉的話,那就無須再給臉了,該去上訪上訪,他也沒什麽大本事,除了進京訪還有什麽?舉全平度之力,我們無論是從武力、物力、人力、財力、精力,都耗得起他。他們家可還有兩個小孫子,肚子裏的還有一個,真的不用求著他。」尤其是後面我加黑的這句威脅上訪人的話聽起來可真是有些缺德了。
不僅如此,她還總是擔心傳話人理解不了這其中的嚴重性,進一步解釋她們正在策劃的打壓手段:「公安的政委,一直在研究,我們正在研究怎麽能刑事拘留他,現在行政拘留,你檔案裏邊也沒有太大的障礙,就是拘留十五天,下一步我們就在研究怎麽能刑事他,一旦刑事了他,這後果啊,你這孩子以後啊你就,你就……,你就明確的給你姨父說,各級人民政府啊,公安,正在研究怎麽抓他兒子,怎麽刑事他。你放心,我有一百種方法去『刑事』他兒子,我不過是現在還不願去賭那些方法。」
聽到這裏,我的後背都有些發涼了。原來她們有一百種方法隨時可以變著法子「刑事」你!這還有人的活路嗎?最後,王書記還是有些語重心長,「人生要學會及時止損,不及時止損的話後果真的是,可能就會超乎他們的想象,你也別拿一家幾口的命給我豁上,誰怕誰呀」。如果不是親耳聽到王書記的聲音,單從上面文字表述上看,你很難想象這是出自一位鄉鎮女幹部之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梁山好漢打家劫舍來了。
從後面的這段提醒上訪人要「及時止損」的話中可知,王書記看來並非一定要「刑事」他的兒子,按照後來平度市委的相關說法,那不過是在「做群眾工作」,只是「言語失當,作風粗暴」而已。倘若,上訪人一家老實聽話,不再給領導製造麻煩,「被刑事」一節也就可以免了。不過,網上的那些好事之徒卻沒有那麽通情達理,這事兒和湖南湘西洲的李田田事件一樣,戳痛了多數網民的敏感神經,很快又再成為新的輿論熱點。
12月27日北京青年報:當事人謝先生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錄音發生在今年8月23日,後他在今年10月25日因尋釁滋事被警方刑事拘留,其妻子被監視居住。北青報記者從平度市公安局獲悉,謝先生確因違反信訪規定越級上訪被刑拘,後變更為監視居住,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辦理中。平度市委宣傳部通報後,謝先生和他的家人尚未接到王麗或任何官方部門的道歉。
謝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2019年,他的妻子2019年在青島一公司工作時,被公司要求以個人名義辦理營業執照,當時有多名該公司員工都辦理了營業執照。謝先生稱,他們後來發現該公司通過這些員工的營業執照虛開發票偷稅漏稅,便向當地稅務部門反映,但未得到處理,謝先生表示,此後他便多次信訪,也曾去北京信訪。得知謝先生到北京信訪後,他所在平度市雲山鎮鎮長王麗曾多次轉達過希望他不要上訪的意思。謝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錄音中的這段話發生在今年8月23日,當時自己的妻子去北京上訪,王麗找到自己的一個表哥,再次表達不要上訪的意思,其中就包括這段威脅言論。
謝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選擇發布這段錄音是因為王麗所言非虛,他確實被刑拘了。10月25日,因尋釁滋事,謝先生被刑事拘留,後在12月1日釋放,釋放後被監視居住。其妻子因為懷孕,被監視居住。謝先生提供的平度市公安局出具的監視居住決定書顯示,因涉嫌尋釁滋事案,因符合取保候審條件,但犯罪嫌疑人不能提出保證人、也不繳納保證金,決定對其監視居住。北青報記者從平度市公安局了解到,謝先生確實在10月份被刑拘,刑拘原因是其違反信訪規定越級上訪,涉嫌尋釁滋事,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後變更為監視居住,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12月26日,網傳泗水縣楊柳鎮一村支書用灑水車驅趕商販,引起廣大網友熱議。26日,楊柳鎮政府發布情況通報:12月23日上午,楊柳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孔某某,在勸離商販過程中,用正在附近作業的酒水車向攤位噴水。目前,決定依規依紀給予孔某某撤銷黨內職務處分,責令其辭去村委會主任職務。在嚴冬給群眾送「清涼」,這名村幹部簡單粗暴的做法著實讓人心冷。基層竟然有這樣的幹部!應該反思用幹部用的對不對了!是誰提拔的她們?誰給她們這麽大的膽量?她們用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簡單粗暴驅趕商販、想法刑事拘留上訪人員,而且說的話處處帶有威脅口氣,跟流氓黑社會有啥區別?
根據《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尋釁滋事罪】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  (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  (四)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行為人的恐嚇行為,一旦完成,能使被害人心生畏懼,即可構成本罪,而無需行為人所恐嚇的事項成為事實。
我認為:王麗說的權力動用刑事手段打擊上訪戶絕對不是個別現象,而且當前基層的普遍現象,影響非常惡劣。王麗書記和楊柳村支部書記恐嚇他人情節惡劣、已構成尋釁滋事罪應依法嚴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尋釁滋事罪不能僅用老百姓身上,官員也應該用上,官員犯罪絕不能以紀代法以處分代刑罰。「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這是千古不變的鐵律。黨一定要知道,任何人侵犯老百姓的人權,就是等於侵犯黨的政權之邏輯,對侵犯老百姓的人權者,必須要嚴懲不貸。
河南新鄉市新鄉縣的出租車司機張偉,因為交通肇事撞死了人,被羈押於新鄉縣看守所。三個月後,他的妻子被告知可以取保後候審、帶丈夫回家了。豈料,妻子看到張偉的地點不是看守所而是醫院,張偉不僅被打斷了15根肋骨,神誌也變得不正常。
在看守所內的虐待毆打事件並非孤例。去年,河北省香河縣看守所內就發生了一起嚴重的虐打事件。犯人耿彥飛在2020年2月9日,搶奪一名保安逾1萬元人民幣,被臨時羈押於看守所服刑。此後不足3個月的時間裏,耿彥飛被看守人員毆打至重傷一級,時隔一年仍處於近乎植物人狀態。
近期,接連幾起基層治理亂象引發關註。從運城某鄉政府封了燒柴取暖老人的炕,到濟寧一村支書用高壓水槍驅趕商販,再到山東一官員威脅上訪者,每一起事件曝光後,都引得群情激憤。特別是山東平度市雲山鎮黨委書記威脅上訪群眾的錄音在網上流傳後,更是輿論嘩然,暴露出一些基層管理者簡單粗暴,甚至是蠻橫的工作作風。
這些人是如何混入基層組織的?除了被曝光的行徑,平時他們是否存在其他亂作為問題?如何才能加強監督管理,選好人、用好人?為民服務的幹部隊伍容不得害群之馬。只有及時堵住基層治理漏洞,全面凈化基層政治生態,才能讓聯系群眾的「最後一公裏」更暢通,更有溫情,才能不斷獲得老百姓的口碑。

在心懷公仆之心的基層幹部用竭誠奉獻讓我們黨不斷贏得人民擁護的同時,個別基層幹部工作方式卻簡單粗暴、缺乏溫度,甚至擺架子、耍官威、潑冷水。他們的蠻橫行為顯然沒把群眾放在心上,背離了為民服務的初心,既寒了老百姓的心,又給基層組織的形象抹黑,更減損了政府的公信力。這些欺壓百姓的害群之馬,必須要立刻馬上清除。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