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曝光
0

原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伊春市委書記吳傑凱逃亡16年後落網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記者:黃埔楠)2月7日,據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官方微信公眾號消息,1月21日,涉嫌職務犯罪、潛逃16年的原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吳傑凱被成功抓獲歸案。這是監察體制改革以來,黑龍江省追回的級別最高的職務犯罪嫌疑人。

市委書記“人間蒸發”

今年已年過六旬的吳傑凱,1974年8月參加工作,曾任黑龍江省政府研究室主任、省政府副秘書長,後來又先後任職伊春市委書記、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

2004年9月,吳傑凱擅自離職、下落不明,三個月後被免職。2006年3月,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黨委報請省委批準辭退其公職;5月,省農墾總局黨委報請省委批準對其黨籍予以除名。

2006年3月13日,黑龍江省紀委將吳傑凱涉嫌職務犯罪線索移交省檢察院,17日,省檢察院將吳傑凱涉嫌貪汙和挪用公款犯罪線索指定哈爾濱市檢察院管轄。同年8月,哈爾濱市檢察院以涉嫌貪汙罪對吳傑凱立案偵查。

多年來,吳傑凱如同人間蒸發壹般,杳無音信。監察體制改革後,該案追逃追贓工作由哈爾濱市監委負責,並被省紀委監委和省追逃辦列為重點案件。

“代樹國”浮出水面

正當工作陷入困境之際,壹絲曙光初現。2017年9月,哈爾濱市檢察院通過省公安廳利用技術手段,發現名為“代樹國”的身份證與吳傑凱疑似,同時發現“代樹國”在重慶等地有行蹤軌跡,並與某秦姓女子有過壹次住宿記錄信息。

追逃人員立即前往“代樹國”戶籍派出所查詢,發現戶籍系空掛。也許是吳傑凱嗅到了什麽,自此之後,“代樹國”亦同吳傑凱壹樣,失去各種信息,追逃工作就此擱淺。

中央追逃辦要求黑龍江省落實責任、加大工作力度,並專門赴黑龍江對有關案件進行督導。

黑龍江省紀委監委成立追逃專班,將吳傑凱案件作為重點進行突破。

追逃專班在哈爾濱市檢察院此前工作的基礎上,再次通過技術手段對吳傑凱與“代樹國”的有關信息進行比對,確認二人系同壹人,圍繞“代樹國”及其密切關系人秦某開展大數據排查,發現眾多疑點和有價值的信息。

“墨竹”落網

辦案人員查詢物流信息顯示,2020年8月,秦某曾經收到從哈爾濱市寄出的壹個包裹,郵寄地址是哈爾濱市南崗區昆侖商城,吳傑凱在昆侖商城附近曾有壹套房子,快遞可能是其親屬所寄。

正在這個時候,壹個網名叫“墨竹”的人進入辦案人員的視野,成為推動案件進展的關鍵壹環。

“秦某與‘墨竹’關系密切。‘墨竹’的網絡頭像背景是東北雪景,吳傑凱寫作能力強,擅長詩詞、愛好攝影,‘墨竹’可能源於其擅長和愛好而命名。”追逃專班的負責同誌告訴記者。

至此,案件終於找到重要突破口。追逃專班趁熱打鐵,綜合種種信息和疑點,初步研判“墨竹”就是吳傑凱。

緊盯不放、乘勝追擊。2021年1月20日,追逃專班派出精幹力量連夜飛抵成都,於次日天剛蒙蒙亮便直奔“墨竹”居住的某小區蹲守。21日上午11時08分,“墨竹”在居住的小區出現,後被追逃專班擇機控制。經再次比對,確認“墨竹”就是潛逃16年之久的吳傑凱。當晚23時15分,追逃專班將吳傑凱安全押解回哈爾濱,移交哈爾濱市監委依法辦理。

調整加強追逃追贓部門力量

去年10月,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在追逃追贓防逃精準化、專業化、壹體化等方面大膽探索,調整和加強了省紀委監委機關追逃追贓部門力量,將追逃追贓職責從案件監督管理室剝離出來,由審查調查部門承擔。

12月10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整合優化資源,指定第十四審查調查室專門承擔省追逃辦的日常工作,正式加掛“追逃追贓室”牌子,對全省追逃追贓和防逃工作進行統籌。同時,省追逃辦成員單位由9家增加到13家,建立起信息共享、協作聯動、結果反饋機制。

隨著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工作力度不斷加大,2020年12月至今,黑龍江省共追回涉嫌職務犯罪在逃公職人員9人,其中境外2人、境內7人。

重點攻堅啃下“硬骨頭”

去年12月,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商請公安機關抽調追逃實戰經驗豐富的偵查人員與紀檢監察幹部共同組成追逃追贓工作專班,專職負責追逃工作,統壹歸口管理、集中力量查辦,變“單兵作戰”為“協同作戰”。在公安機關密切配合下,追逃追贓工作專班對全省在逃案件進行分類指導,持續開展重點個案攻堅。

吳傑凱落網三天後,1月24日,外逃至境外長達8年的原哈爾濱鐵路局調度所行車調度室值班副主任齊柏成和妻子原牡丹江市鐵路貨物處職工陶亞文回國投案。

2012年,齊柏成和陶亞文涉嫌共同受賄,後逃往境外。黑龍江省、雞西市、雞冠區三級監委合力攻堅,因案施策,持續發力,傳導壓力。三級紀檢監察機關耐心細致做好思想工作,由其家屬向齊、陶二人傳遞法律政策,最終促使二人下定決心回國投案。

王麗英案同樣是由省紀委監委追逃追贓室直接指揮督辦。

兩年前,王麗英在哈爾濱市公安局雙城分局交警大隊蘭棱中隊幹警崗位上因涉嫌受賄潛逃。對王麗英開展追逃工作的關鍵階段,正值疫情防控期間。辦案人員綜合研判分析,決定主打“親情牌”,把勸返作為主攻方向。正是源於主動的規勸教育、強大的法律威懾和積極的政策感召,王麗英選擇了投案自首。

不斷提升追逃追贓領域治理效能

前不久閉幕的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強調,“深入推進反腐敗國際合作和國際追逃追贓”,對深化壹體推進追逃防逃追贓工作作出部署。

“天網2020”行動啟動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牽頭開展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緊盯未歸案“百名紅通人員”,把近5年內出逃、縣處級以上、涉案金額較大、群眾反映強烈的職務犯罪外逃人員納入掛牌督辦範圍,加大對國企、金融和扶貧民生領域外逃腐敗分子追緝力度。

原鐵道部運輸局營運部調研員(正處級)海濤於2013年1月外逃,是黨的十八大之後外逃的職務犯罪嫌疑人。北京市海澱區監委對海濤及重要關系人進行反洗錢調查,依法查封、凍結其涉案房產、銀行賬戶、理財產品等資產,在經濟上使其“斷血”。最終,海濤選擇回國投案。

與此同時,堅持受賄行賄壹起查、壹起追,涉嫌行賄的錢建芬、張紀華、梁榮富、關貴森等外逃人員紛紛回國投案,釋放了有逃必追、壹追到底的強烈信號。

去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壹審公開宣判“百名紅通人員”、外逃犯罪嫌疑人白靜貪汙違法所得沒收申請壹案,裁定沒收高度可能屬於白靜使用違法所得購買的9套房產。

這壹標誌性案件意味著追逃追贓工作規範化法治化水平的不斷提升。監察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積極運用刑事訴訟法中的違法所得沒收程序開展追贓,切斷外逃腐敗分子資金鏈,最大限度挽回國家損失。

最近,追逃追贓工作又添法律利器。2月4日,最高法發布新的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進壹步明確對於貪汙賄賂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的,可以適用缺席審判程序依法作出判決,並對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作出處理。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