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內蒙康巴什公安機關甘願充當(潘金蓮與西門慶)的保護傘威脅香港記者

康巴什公安機關甘願充當(潘金蓮與西門慶)的保護傘威脅香港記者


大家看看這就是淫亂公共場所的邢小軍大嫖客竟然不知羞恥的動用公安機關威脅我們記者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香港訊:(記者:穆蕓就在我們香港記者報道了鄂爾多斯林業和草原局兩個局長在黨賦予爲人民服務辦公的場地,公開場所進行公開的性交易,傷風敗俗喪失人倫道德,地方各有關部門保持壹致的沉默,沉默就是壹種默許,這樣公開的在辦公室大搞性交易,嫖了多少次,淫了多長時間,半年、壹年、或者是兩個月,地方的組織部保持沉默,地方的紀檢部門幹什麽去了,共産黨員管理條例不就形成虛設了。


這簡直就是打中組部、中宣部的臉,人民滿意的公務員單位倆局長都是嫖客,那麼不滿意的單位作何解釋?

更可恥的是這對奸夫淫婦竟然向公安機關報案,讓公安局給他們查是誰發現了他們的奸情,據王警官講:這是奸夫與淫婦的隱私,在辦公室也就是公衆場地嫖客邢小軍摟著淫婦宋秀敏大搞性交易,這是隱私嗎?嫖客邢小軍局長是在他們家摟著他老婆別人偷拍了?淫婦局長宋秀敏是在自己家裏讓自己老公把手插到褲裆裏讓人偷拍了?沒有啊。壹個嫖客與壹個淫婦在我黨賦予的爲人民服務的辦公室嫖娼這叫隱私嗎?



奸夫邢小軍摟著淫婦宋秀敏做壹次性生活到底收多錢?是否涉嫌金錢交易,還是性賄賂交易,妳們公安機關查了嗎?公安機關也要政治站位高,不要黑白不分,就像康巴什公安局的王警官以別人報案爲由威脅我們香港記者,沒有我們的記者,誰會將這對隱藏在我們黨內部的蛀蟲奸夫與淫婦報道給民衆,沒有見到鄂爾多斯壹個官員主動站出來給媒體記者道賀,唯壹迎來的是康巴什公安局王警官的威脅,結果是威脅錯了?將張三威脅李四了,嫖客與妓女嫖娼給公安機關報案:他們的隱私被人偷拍了、曝光了,作爲接案民警最起碼的常識是:妳們是不是夫妻?妳們在什麽地方過性生活。不是夫妻的性交視爲治安犯罪,更爲嚴重的是相互破壞對方家庭。嫖客邢小軍嫖人家宋秀敏,人家宋秀敏的丈夫是樂意的嗎?這對他人是壹種傷害,淫婦宋秀敏妳在公衆來往的辦公室讓嫖客邢小軍將妳摟著用手插入褲裆,妳有沒有考慮這不是妳家男人,如果社會都向邢小軍宋秀敏學習這社會不就亂套了嗎?


像這些恬不知恥的淫婦竟然想借公安機關的手威脅我們的記者

作爲康巴什公安局要站位高,不是像王警官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亂打電話威脅我們香港記者,我們的記者是妳們想威脅就威脅的嗎?嫖客妓女浮現到妳們面前妳們裝著看不見,妳們爲什麽不把嫖客邢小軍淫婦宋秀敏先拘留起來,問問他們在辦公室嫖娼有沒有涉及金錢交易,是誰認可妳們將辦公室作爲妳們的嫖娼場所?妳們民警爲什麽不予追查,妳們不是天天喊著抓賣淫嫖娼嗎?嫖客淫婦送上門妳們卻裝著看不見,妳們公安幹警知道不知道妳們頭頂著國徽,知道爲什麽稱妳們人民警察?那是妳們有著壹雙銳利眼睛以及聰明的頭腦能識別好壞人,而不是向王警官這樣甘願充當蛀蟲邢小軍宋秀敏這對奸夫淫婦的保護傘。我們相信康巴什公安局的領導是英明的聰明的,只是不知道,像王警官這樣的警官,是合同警還是正式幹警,如果是正式警,是哪個警校畢業的,這個警校咋會培養出這樣沒素質的幹警,最起碼是黑白不分,真正的犯罪分子他看不見,卻把黑手伸向我們無辜的媒體記者,習總書記曾經多次說過要和媒體交朋友,可是有多少官員就是不按照習總書記講話精神落實,不理解習總書記的良苦用心,和媒體交朋友多溝通,就不會有這麽多奸夫淫婦的信息漂洋過海,流入世界民衆的視線,更不會影響大美草原鄂爾多斯的對外光輝形象,如果能及時溝通也就是盡早處理掉這對奸夫淫婦,不使這對蛀蟲禍害整個內蒙對外形,而不是采用見不得人的手段威脅我們無辜記者,我們也有各個國家的辦事處記者幾百人妳們打擊的完嗎?往嚴重了說:妳們康巴什公安局這種做法做叫破壞祖國統壹,我們總部不排除發函到國家政法委討回我們香港記者被威脅的公道,我們更相信康巴什公安局的領導政治站位是很高的,是會理解習總書記講話精神:多與媒體交朋友,能使社會很和諧很穩定,不是采用極端手段和媒體較勁,習總書記的話:意味深長,壹句:官員要學會和記者交朋友,但到底有多少官員會理解其深意呢?領會了習總書記這句話,妳就會是壹任好領導,因爲妳管理的局、縣、市,等等轄區都是和諧的、陽光的,因爲有多少問題都在私下協商解決了,希望大家不要向韓局長學習,視媒體如敵人不和媒體交朋友,導致事態發展成現在的局面,媒體報道那是韓局長沒有領會習總書記講話精神的結局,韓局長韓玉飛有沒有政治觀念,妳以爲僅僅打了妳們林業和草原局的臉嗎?妳韓玉飛直接打的中宣部的臉、中組部的臉,更是打破了鄂爾多斯大美草原在世界的金字招牌,我們相信康巴什公安局領導的政治站位是很高的。

編輯:焱濃

0